Startseite
  Über...
  Archiv
  Gästebuch
  Kontakt
  Abonnieren

   5.05.14 15:33
    百善孝
   19.05.14 11:51
    喜欢你
   19.05.14 12:07
    哈,这

http://myblog.de/iotipensoamore

Gratis bloggen bei
myblog.de





不谈政治--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3

大概11年前, 我还在上柏林技术艺术高校的时候, 在一个课间, 有一个德国的女同学碰巧在整理她的传单, 仔细看过, 才知道她是义务做工, 为争取西藏独立, 为西藏受的压迫而呼吁的传单。

看过我没有说什么, 但是她主动问起我对西藏的看法。 然后我们两个人竟由此引发了一场全校闻名的长达2个半小时之久的争论。 场地也多次转换, 从学校的大厅起一直迂回到我们教室的后面。 很有意思的是, 这么长时间的辩论, 很多老师同学都听到了, 可没有一个人来干扰我们。 大概大家表面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意思的。 说是争论, 我其实没有争论。 我只是在讲我的看法。 我既不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 同样, 没有真凭实据的论点我也不会轻易接受。

其实争论点很清楚, 她说西藏原本是宗教的净土,是50年代共产党的人民解放军侵入西藏,对不服从的采取了非常霸道的手段强制那里的藏民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及统治。 她大概是觉得如果能把我这个从中国首都来的人说服, 就是又拯救了一个迷失羔羊。 可惜, 我虽然确实是白羊座, 但是是头很倔的白羊。

我说的很平和, 总结起来, 就是下面的一段话: 同学, 你的观点是你在这边看到的, 听到的,然后得出的结论。 同样, 我在北京学校里曾经受过的历史教育, 和后来读中国的历史书, 以及家里的老一辈人所经历的, 是我所耳闻目染的“历史”。 我有幸看到了两个“事实”, 两个“事实”我可以告诉你, 几乎是黑与白的对比。 我不评论你们的观点, 也不会轻易接受你所宣传的观点。 因为可以这样说, 两个观点都是带有一些政治目的和色彩的。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问一个问题, 什么是历史的真相? 你和我有没有可能去亲临那个时候的历史真相? 不可能。 那么你和我有没有可能去做全面系统的采访调查研究, 试图尽量还原历史的真相? 现在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在我能够看到这些真实的论据之前, 我只能保持中立。 我没有宣传中国的论点, 同样, 你如果试图让我接受西方的观点, 也是徒劳的。 

归根结底, 我认为, 真理是通过实践得出来的。如果没有实践的机会, 那么至少要通过翔实的不带任何政治倾向的调查, 还原历史的真实面目,才能得出让自己, 让别人信服的理论。 不论党派, 不论国家, 不论主义。 

由此想到, 有的时候你认为“就是这样”的一些东西, 也许是因为你只看到了事物的一个方面。那么在没有看到事物的另一个方面之前, 是不是可以保持思想独立一些,  而不是随波逐流, 人云亦云呢?  

再举一例, 在德国的有些亚洲店里, 台湾和大陆的报纸并排摆放着, 买完东西的顾客可以随便拿。 我经常看到的就是同样一件事, 一个报纸说黑, 一个报纸说白。 我对此经常脑子里有很大的问号。回国的时候, 有机会我会去问一些国内的记者, 或者, 是那些经历过的人。 然后得出自己的结论。 尽量保持自己思想的独立性, 而已。

后续:那场2个半小时的学校大辩论之后, 我和她在校期间竟然还成了朋友。大概是彼此还有互相欣赏的地方吧。

14.5.14 14:37


不谈政治——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2

直到几年前都觉得德国人做任何事总是在强调“要有乐趣“(spass haben), 有点“不求上进“。 家里问大巴职业, 问发展前途,然后问“那他什么时候能到某某位置“? 不知道。便去直接问大巴, 对他自己职业的规划。答案很简单, 他在大约10几年前有机会去尝试“某某位置“, 但是经过几个月的实践, 他觉得, 那个位置让他“没有乐趣“, 他的梦想是切实地去和人打交道, 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搞政治。虽然“那个位置“可以让他有更多的钱和权。 哦。。。就是这样?直到自己后来遇到同样的选择时, 才懂得这个简单的“要有乐趣“ 的含义。 ----- 不是说不要去奋斗, 而是说在达到一定程度时什么是自己个人的“生活质量“。 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含义, 共同的却是每个人都不会嫌钱多, 那么问题就在于“你愿为“更多““更高“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前一阵因为看中另一个公司的工作领域, 想转公司。 那个公司马上要和我签合同了, 钱多,但是假期少, 并要多旅行。也就是说为更多的金钱我要付出的是减少和大巴共同的时间, 减少顾家的时间, 并且即使是在和大巴的假期中,也要抽出一些时间来工作。 和大巴商量, 大巴对这个工作很不赞同。 便开玩笑地问大巴, 这样的工作, 可以挣很多的钱啊, 你说如果付给你多少年薪, 你就干? 我自己笑说如果给我年薪一百万欧元, 那我就签个5年, 之后辞职顾家,陪大巴,然后给大巴买辆新车, 然后做自己开心的事。以为大巴对这样的答案肯定赞同。却见大巴考虑了下, 然后慢慢地但是很认真地说, 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去干。 我也不需要新车, 即使要, 我们现在也可以买。 我终于读懂了大巴的表情, 对于他来说, 工作上顺心开心,“有乐趣“, 而不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做着不情愿做的事,下了班可以和心爱的人共同享受生活的点点滴滴, 每年近40天的假期可以共同去欣赏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日出日落, 分享他骑摩托的快乐。。。 这些平日里的陪伴, 就是他的“生活质量“, 就是他的“有乐趣“。他觉得这是无价的。 是不可以讨价还价的。 合同我最终没有签。 家里再问到大巴的“职业规划“, 我只答曰, 他工作开心, 快乐, 就好。因为我懂得了并尊重他的生活观念。
4.5.14 22:23


姥姥篇

同事说“我和我的姥姥可没有那么亲,因为我小的时候她喜欢的是我哥, 礼物从来都是不平等。。。姥姥从来没喜欢过我,所以我也没有去陪过她。。。“ 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理由。。如果我这样去算的话, 姥姥给家里带来的更多的是很大的“灾难“, 远非一个”慈祥” 的老人。 以前回家时我们每次都会发生冲突, 因为她的不讲理。 但我觉得这不是我不去善待她的理由。 放开一些得与失, 尝试用理解去看待, 用包容去面对。理解她的处境, 包容她的任性 ---在我们还很小不记事的时候, 长辈也是这样地包容了我们, 只不过也许你不再记得。 于我,我记得的不再是那些无尽的争吵, 而是在我小时候发烧的时候, 每次睁开眼睛清醒的时候总是看到姥姥坐在床边给我唱歌——姥姥有一种独特的调子, 无论什么欢快的歌曲, 她唱来,都变换出一种凄凉, 那凄凉的调子伴随我的童年; 记得小时候, 姥姥到处地给我跑东跑西买那个时候还很不常见的儿童皮鞋, 记得我更小的时候吃得肚子涨的时候姥姥给我“抹(ma)撒抹(ma)撒肚, 开小铺, 一斤盐, 一斤醋。。“地揉肚子, 记得姥姥给我讲聊斋, 讲水浒。。。那个时候她包容着我的一切不讲理与任性。 现在, 我想坐在她床前, 给她唱我们唱过的歌, 在她已经看不见的黑暗世界里带来一些色彩; 我不会讲故事, 但我会念书, 她想读却读不了的书; 我没有学过护理老人, 可我可以为她按摩僵直的腿, 和她一起锻炼她弯曲的手臂。给她讲每天的见闻,世界的变化, 这都是她一直关心现在却无法触及的。 她任性的时候我会耐心地去哄她, 一个无助的老人, 和我们小的时候无异。 世间以善对善容易做到, 以善对“恶“也同样, 只要不再拘泥于“小爱“, 放开得,失,荣,辱。。尝试去理解和包容。 善待别人也是善待自己, 这 是一个净化心灵的过程。
4.5.14 06:47


不谈政治——想到哪儿说到哪儿-1

我对现在中国的很多状况已经不甚熟悉, 这里只是聊聊我自己在德国所经历的一些思想变化。并且,确实没有顺序可言, 所谓“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养病 -- 在国内曾经受的教育是“带病上班“, 不管多累干完工作第一。在柏林因此碰了不少钉子。这里如果你带病上班, 别人会觉得你为什么到工作岗位上来散播病菌, 让别人都病? 所以一定要遣送你回家, 什么时候病好了什么时候再来。 而且即使今天你带病上了班, 那你自己的病会拖得时间更长, 实为得不偿失的一件事。 所以我慢慢学会生了病就心安理得地在家安心养病, 况且自己本就不是“泡病假“之人。 劳动法 -- 德国有劳动法,一般情况下, 一天工作刨去休息不能连续超过10个小时。 也就是说, 如果你长时期地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 就是违法。 时间长了, 先是工会(如果你的公司有工会组织)会关注你, 但是工会不会自己找到你, (工会的作用是监督公司, 保障并切实代表,争取雇员的利益, 不时地与公司谈判,抗争一下。 并且很有效。) 工会会给人事部施加压力,人事部先会给你的上司施加压力, 如果还没有改观, 人事部不久就会找你和你的上司谈话了, 郑重警告你违反了工作法, 并且会制定具体的给你减工作时间的计划。 因为如果不这样做, 一旦公司被查出有这样的违反劳动法的员工, 要罚的钱远比要付给你的钱多得多。 所谓“减工作时间的计划“就是强制你休假。 一旦制定, 执行得斩钉截铁, 不容亵渎。否则你会接到人事部的书面警告。 这里说的劳动法只为德国的法律。 德国人很反感美国的工作法律, 并都庆幸没有在美国工作, “很剥削, 没有人权可言“。 很“荣幸“地, 我曾被公司人事部列为“违反工作法“黑名单榜首, 被强制休假。 以后再不敢了, 因为那阵势实在与上法庭无异。
4.5.14 04:49





Verantwortlich für die Inhalte ist der Autor. Dein kostenloses Blog bei myblog.de! Datenschutzerklärung
Werbung